路透中文网

美国大选

前面越平静,后面越动荡!最后10天,我们必须关注什么?

距离美国大选,只剩最后10天,前面越风平浪静,后面越惊心动魄! 我们一直强调这个逻辑:只要美国大选没结束,全球金融市场就会随时崩盘;美国大选只要不是特朗普取胜,全球金融市场也会崩盘;美国大选结束后,特朗普取胜,全球金融市场也会风声鹤唳。 10月12日,我们又详细的分析了这个逻辑: 1、若特朗普赢得大选,这是他最后一个任期,所以会更加肆无忌惮的采取措施,对付中国,全球地缘政治危机更加严峻,全球市场也肯定受影响。 2、若拜登赢得大选,特朗普不承认,将对美国产生更深远的影响,全球市场也难逃一劫。 当下,市场的狂欢,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珍惜这短暂的、来自不易的盛宴。 同时也不要放松警惕,一旦美国结果出来,当下所有的交易都会大逆转。 01 我们再看一下,往年的市场规律:十月惊奇。 在大选最后的冲刺阶段,两位候选人及其竞选团队往往会针对选情走势而采取最后的制胜或逆转策略,以期达到奠定胜局或逆转选情的目的。 由于这一类“王牌策略”兼具意外性和爆炸性,在吸引选民关注的同时,也会给市场带来显著的波动,被称为“十月惊奇”。 历史上看,“十月惊奇”效应的确显著。 以 1992-2016 年共七个美国大选年为例,CBOE 波动率指数月度均值出现显著的“十月惊奇”效应。 十月市场的波动率水平明显高于其他月份,且大选月11月位居波动率第二高,选举人投票的12月位居第三。 可见,“十月惊奇”不仅存在,而且会在之后的11-12月产生涟漪,这也导致总统大选年四季度的市场波动率在全年四个季度中会显著偏高。 现在,十月惊奇出现了吗? 拜登儿子腐败门?搁在传奇的2020年根本不算啥。 特朗普称拉登没死,死的是替身?这种凭空瞎说的也不算啥,如果要是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会算一个,让市场懵圈。 目前来看,还没有像样的“十月惊奇”出现,如果接下来真的么有什么大事儿,那么事后盘点的时候,只能把川普感染新冠当“十月惊奇”了。 但是,我们相信,即便没有十月惊奇,也会有11月惊奇或12月惊奇,一句话:波动率将上升。 首先,特朗普与拜登两位候选人无论谁上台,均可能造成全球金融市场波动率的飙升。 除了上面我们说的一些逻辑,接下来再看看一些政策面上的逻辑。 若特朗普连任,对内对外政策可能更加激进,社会阶层之间的分化也将更为严重,财政、贸易双赤字将继续飙升,最终导致美国金融信用体系的进一步承压,国际治理体系和规则框架遭到进一步破坏,这也势必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更大波动。 当下市场逻辑是:一旦拜登当选,虽会对富人加税,但也会加大环境支出;虽会“敲打” 以 FAAMNG 为首的大型科技公司,但也会事实上极大地减少不确定性(而这正是市场最畏惧的)。但若这一权衡是“一厢情愿的”,则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率必将大幅提升。 其次,美联储新货币政策框架也可能会在未来带来美国金融市场波动率的攀升。 逻辑是,美联储实施新货币政策框架,但是遭遇滞胀,政策实施会受到挑战,这会引起投资者对未来的预期出现混乱,全球金融市场波动率就会飙升。 02 佐治亚州竞选时,美国总统总统特朗普说,如果他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中败给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他将“不得不离开美国”。 特朗普补充说:“你知道吗?与总统政治史上最差的候选人竞争给我带来了压力。如果我输了,这辈子,我还能做什么?‘我输给了政治史上最差的候选人。’我不会感觉那么好。” “也许我得离开这个国家?我不知道。”特朗普补充说。 这个消息出来后,很多人都认为特朗普这是在开玩笑,但特朗普表示他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实际上,排除阴谋论,认真分析一下,也并不排除这个可能。甚至如果特朗普败选,从美国总统宝座的位置上下来,整个特朗普家族也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原因是,美国的法律规定,当总统还在位时,不能起诉美国总统,但是当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结束,那么美国的机构和民众就可以起诉前总统了。 想一下,国内被特朗普打压的企业,金融机构,还有欧洲和日本的企业,差不多都屈服在特朗普的打压之下。这意味着特朗普一旦结束总统任期,就将面临无穷无尽的诉讼。 此外,拜登曾经表示过,一旦他当选美国总统,将会送特朗普进监狱,特朗普的老对手佩洛西也表示过,一旦时机允许,将会彻底调查特朗普和特朗普的家族成员。 这种风险,特朗普当然也清楚,这将迫使特朗普采取更极端的措施,来取得大选胜利。 但是,如果特朗普真的乖乖输掉大选,并且也不整啥幺蛾子,那么这事儿只对特朗普有影响,对市场影响不大。 03 先吹一波,最近市场确实很给力,我们对于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判断,都很精确。 比如,9月19日,人民币连续三根线并列,没有进一步升值的趋势,我们当时判断,短期汇率触顶了。 果然,接下来一两周,人民币汇率果真来了一波贬值。 10月10日,我们明确提出,人民币汇率升不动了,可能要来一波贬值小周期。 这个判断,还有待后续验证。 当然,我们对未来5-15年人民币汇率的判断是,升值。 上海证券跟我们的判断类似:最新市场预期表明,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呈现了典型的均衡看法——人民币汇率将在“J”形调整曲线作用下,略反弹后走稳,并维持稳中偏升态势。 1月期(10月末时点)、3月期、6月期和12月期的期末汇率预测中值分别为6.84、6.82、6.78和6.70;尽管机构间仍存在一定分歧,但市场主流看法不仅短期走弱后恢复平稳,而且是长期平稳。 整体看,市场主流对汇率市场的预期相当趋向稳定,(6.7,6.8)成为明显的市场认识中枢区间。 跟人民币汇率相关的是,资本流动。 当下,么有统一的判断和监控指标。资金确实在流入中国,只不过不是以股票的形势,而是以债券的形势。 但是,我们也需要注意另一个维度的资本流动:资本外流。 从国际收支的主要项目来看,今年受益于出口高增长,服务贸易虽然一直处于逆差状态,逆差明显收窄。两个轧差,都是有利于国际资金净流入我国的。 但是,数据有个问题:储备资产净变化-经常账户净流入,可以测算资本净流入。 这个值是负值,也就是资本外流。 实际上,这个趋势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2017年以后随着我国经济恢复有所改善,但当前仍是延续之前的流出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