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沉寂多年后活跃起来

路透吉隆坡3月23日 – 亚洲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开始重启项目,希望遏制能源进口不断膨胀的势头。2014年的行业危机之后,对该行业的新投资干涸,造成这一地区需大量进口能源。
业内高管在本周的吉隆坡行业会议上表示,迄今为止驱动这方面支出的主要是国有石油企业,如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泰国的PTTEP以及越南国家石油天然气集团(PV),这些企业需要生产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来保证本国的能源安全。
亚洲的石油消费量是迄今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但其产量下降速度却超过其他地区。这种错配导致去年亚洲石油进口额较2000年水平增逾一倍,达到5,000亿美元左右。 
随着布兰特原油期货回升至每桶60美元上方,并不时试探70美元关口,油田服务供应商称,生产商的支出意愿重燃,进口商也重新希望通过投资生产来减少进口花费。
“亚洲是能源净进口地区。我认为东南亚的组织有着强烈欲望想要转变这一趋势。我们将看到这里有越来越多试图推动能源供需平衡的潜在动向,”美国工程公司McDermott 亚洲区副总裁Ian Prescott表示。
    
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称,东南亚的50个油气田资源储量共计40亿桶油当量,可能在2018-2020年间获准开发。从最终的投资决策到开始生产共需大约280亿美元资本支出。
    
**支出复苏**
一个复苏迹象是,阿布扎比的Mubadala Petroleum、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和英荷石油巨头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本周同意向马来西亚的一个浅水天然气项目支出10亿美元。  
在印度,天然气价格政策变动使该国东部深水气田活动复苏,其中ONGC,以及由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和BP组建的合资公司活动居前。
“印度在进军深水之前等待太久了。比起以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来进口LNG(液化天然气),进行深水开发对印度来说更合理,”美国通用电气(GE)旗下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副总裁Ashish Bhandari在OTC Asia会议上表示。
在东南亚,越南国油(PV)正在开发名为Block B的大型气田,泰国的PTTEP则在该地区寻求更多天然气供应以满足泰国和缅甸的需求。
尽管活动升温,但与其他地区、尤其是与北美陆上和大西洋盆地相比,亚洲新油气田的勘探活动仍较低迷。
马来西亚油气服务公司Sapura Energy的副总裁Kevin Robinson表示,阻碍亚洲地区投资的主要因素是财政制度严苛、繁文缛节的官僚作风、以及成熟油气田的未来储量有限。
“对亚洲政府而言,这是一次现实检视,看看他们得到多少投资,以及他们如何需要改善财政制度来吸引更多投资,”Robinson称。
ONGC离岸业务主管Rajesh Kakkar称,“容易采的油都没了…剩下都是深水、高压和高温钻探,”开采成本更高。
但是有鉴于中东产油商以低廉成本竞争,以及美国页岩油产量飙升,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执行长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称,公司面临将成本控制在低位的压力。
“尽管油价显现回升迹象,但可持续性还有待观察…如果我们没有控制住不断上升的成本,这个行业过去三年在成本效率投入大量努力所收获的价值,有付诸流水的危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