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GEEVER专栏》新兴市场央行难为 贸易战困境令政策分歧加剧

路透伦敦7月27日 – 新兴市场央行官员的工作绝对不轻松,而且这样困难已有很长时间。

 

央行官员们如今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也愈发复杂且严重:全球贸易紧情张势升级、美国利率和债券收益率走升、美元走强、经济增长放缓且资本外流增加。

 

对于经济成长放缓等部分压力,自然的回应将是降息;而对其他压力,像是汇率走贬和资本外逃等,自然的回应将是升息。

 

这两种作法都有可能严重冲击经济体质,而这也是今年新兴央行政策回应分歧加剧的原因。

 

对今年调整了指标利率的新兴市场10大央行的政策分析显示,其中有八次降息和13次升息。

 

环境变化剧烈,凸显新兴市场央行面临艰巨挑战,这点在阿根廷最为明显。

 

阿根廷央行今年降息两次,升息三次。4月24日维持主要政策利率在27.25%不变,但三天后就大幅升息300个基点。

 

这个拉美第二大国汇率危机全面爆发,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申请到500亿美元的信贷,升息至40%,而且面临衰退。

 

阿根廷的例子比较极端,但提醒人们注意新兴市场是多么波动、不可预测和充满风险。4月底危机开始爆发时,阿根廷央行当时被迫迅速采取激进行动,而且该国将来几乎肯定要付出经济衰退和失业上升的代价。

 

土耳其的问题也很突出,面对经常帐和预算双赤字。该国央行4月以来升息逾一倍至17.75%,和阿根廷一样,该国货币跌至纪录低点。

 

对投资者及决策官员而言,路都不好走。

 

调高利率将协助纾缓本币所遭逢的密集卖压,缓解通胀压力,并吸引外资进驻国内资产市场。但这类行动可能打击投资,遏制成长,拉高失业,将经济推向衰退。

 

在此同时,调降借贷成本则透过汇率、信贷及投资渠道,协助扶持经济成长,却有可能助长通胀并加剧资本外流。

 

再者,不管是对投资者还是对决策官员来说,汇率水平都至关重要。汇率温和贬值是可控的且通常为人为乐见,但这可能迅速演变为资本外逃引发的汇率重贬,这是相当不受欢迎的。

 

现如今美国升息,从而推升美债收益率及美元汇率,并导致全球金融环境收紧,在此背景之下要取得上述平衡更是难上加难。新兴市场政府及企业已经大举借入美元,他们的偿债负担正在加重。

 

今年迄今,阿根廷披索、土耳其里拉及巴西雷亚尔兑美元分别贬值多达30%、20%及10%。俄罗斯卢布、印尼卢比、南非兰特、印度卢比及中国人民币的跌幅都在5-8%之间,而墨西哥披索则升值5%。

 

根据道富银行,新兴货币普遍低估约7%,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或许听似买进的机会。

 

但是,如果像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或2013年美联储“削减恐慌”等,之前曾在新兴市场造成巨震的事件可以为监,那么,若当前动荡加剧,新兴货币恐还会进一步大幅走软。

 

下面是最大新兴市场中的10国及其央行今年利率行动清单。唯一未调整利率的是中国央行,但该央行已通过定向降准及允许本币贬值等其他方式放宽政策。

 

阿根廷–降息两次,升息三次(净变动+1,275基点)

 

墨西哥–升息三次(+75基点)

 

俄罗斯–降息三次(-100基点)

 

土耳其–升息两次(+975基点)

 

印度–升息一次(+25基点)

 

墨西哥–升息两次(+50基点)

 

中国–未变动

 

巴西–降息两次(-50 bps)

 

南非–降息一次(-25基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