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光鲜”的宏观数据下 谁来体察感受小微实体经济的痛?

路透北京8月13日 – 来自江苏无锡的黄女士,三年前将200多万元人民币的全副身家投资了一家从清洁能源管理转行到建筑装配领域的三板上市公司,但至今尚未获得任何投资回报,而这个三板公司此前曾有过退市想法。

 

为了实地勘察一下这家自己投资的公司,8月初她来到了其位于陕西的主生产区,已经停产半个月的现实给了她当头一棒。

 

“环评压力以及资质不全,导致公司目前的停产。”接待她的一位公司副总称,建筑装配行业是国家目前鼓励发展的产业,节能又环保,目前公司潜在订单虽然很多,但敢接的却不多。

 

“因为现在做单都需要企业自行垫资购买生产材料,对方一份钱的订金都不付,因为这是个卖方市场,你不做自然有人做,而且工程做完了付款还要推三阻四,基本都没办法收到全款,原本利润就不高,再这么一折腾没有资金实力的企业哪敢玩啊?”这位副总无奈地叹息。

 

苦于资金链紧绷的现实,他表示,今明两年是公司最难熬的日子,熬过去了就是春暖花开,熬不过去可能就是颗粒无收,虽然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但要想获得真金白银的银行支持,以其三板企业目前亏损的现状很难贷到款。

 

在北京从事防盗门代理业务已经20多年的朱先生也是一肚子苦水,生意难做,尤其是今年生意更难做的感慨尤为深刻。

 

“人工成本上升,生意好的时支撑一二十个工人不在话下,但现在订单少,只能接零售,工人工资每月得5,000元以上,包吃住,也只能勉强维持4-5个工人的规模,想去工地接活又不敢,因为对方不付订金全部要自己先垫付,回款还特别慢,附加条件又特别多,同时还需要方方面面的打点,本来利就薄,算下来都要倒贴了。”满面愁苦的朱经理无奈地感叹。

 

这或许只是中国目前实体小微经济的一个缩影。放在宏观数据仍显亮丽,中国强调政策预期管理,以及官方评述经济状况时更多聚焦于好的数据背后,这些小微实体经济的痛显然更令人心焦。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二公布,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6.3%;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8.8%,亦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9.1%。

 

1-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6.0%,且为纪录新低;期内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8%。

 

面对投资消费下滑明显的态势,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表示,不管从供给侧还是从需求侧看,中国经济持续平稳的基本面不会发生变化,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的向好态势也不会发生变化。

 

**冷暖自知**

 

官方媒体人民日报近日刊登的经济形势年中看的文章,以华为和吉利(0175.HK)的销售量大增为例,得出实体经济越来越结实的结论。

 

文章称,今年二季度,华为在全球售出5,400万部手机,较去年同期增长约41%。今年1-5月,吉利汽车累计销量达63.82万辆,同比增长44%。华为和吉利的出彩表现,折射出国内产业转型升级的新进展。

 

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7%,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7.2%,工业质量效益稳步提高,为实体经济发展添加了颇有分量的砝码。

 

报导称,1-6月,中国日均新登记市场主体达1.81万户。随着“放管服”改革向纵深挺进,创业创新焕发蓬勃生机。为给实体企业减负松绑,中国上半年出台了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征收标准、降低物流成本等一系列政策,使更多企业轻装上阵。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上半年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和费用为92.57元,同比下降0.4元。

 

北京一位从事营业执照代办的中介阿强称,现在申请注册一个企业手续是很快,三周就可以搞定,代理费1,000元,但要注销至少要三个月,尤其是涉及税务方面的手续更是繁杂,要注册人自己注销很难,通常要找中介,注销的费用大概是6,000元左右。为了省事省钱,很多已经破产的企业宁愿选择“安乐死”的方式–不经营也不注销。

 

一位从事宏观经济研究的学者就表示,通常要查新注册企业家数很容易,但要查找已经注销的企业家数却比较难。“我们的宣传也是报喜不报忧,好的全方位宣传,有问题的总是遮遮掩掩。”该位不愿具名的学者坦称,他们有时想跟踪一些问题领域的数据样本进行汇总分析,却发现资料汇总统计都很难。

 

不可否认,面对转型升级的中国,调结构之痛正体现在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放眼望去,虽不乏官媒大力宣传的优质企业转型成功,但面对更多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小微实体企业,人工,原料成本高企,市场需求有限甚至接近饱和,而开拓新市场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也让这些企业对能否看到明天的太阳充满质疑。

 

华东地区一位药物中间体企业老板今年的业务几近停滞,有一些是市场原因业务受损还能理解,但还有眼看着几千万的生意就是做不了,维系了十多年的海外客户因为信任品质,对他们产品的价格“报多少就算多少”,但就算这样,受制于环保、信贷等限制,华东地区周边曾经合作过的药厂都无法保障生产。

 

“我们的这个客户很多年了,我想这一次真是没办法了,他们(客户)最后肯定要流失给印度了。”这位王姓老板称“以前合作的药厂开开停停,很多都关了。”

 

问及是否有考虑去印度或者越南设厂改善局面,他表示,现在的贸易和设厂是两回事,设厂做实业投入更多,也没有经验,应该不会考虑,只能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

 

如果说做实体经济的小微企业已经感受到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带来的丝丝凉意,那么从事珠宝外贸加工生意的李先生更多了一重人民币汇率波动及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全球贸易形势不确定性的忧虑。

 

李先生是一家进口珠宝原料的公司的员工,对于年进口额几亿元的小型进口商而言,今年珠宝消费市场疲弱已经形成压力,下半年跌跌不休的人民币汇率又对着利润砍了一刀,本来打算在国外建厂的打算也思虑再三,不敢轻易投入。

 

不仅如此,财务成本也提升明显,包括时间成本。据他表示,前一段时间为了支付一笔不足10万美元的跨境货款,光是合规就审了十几天。为了规避美元作为结算货币造成的换算损失,他们正在考虑使用卢布作为结算货币,但卢布和人民币等汇率今年的价格动荡又让他们如履薄冰。

 

更让他气愤的是,国内市场充斥着不少走私原料,不仅量大,而且价格跌跌不休,让他们这些正规进口商欲辨无言,更恶化了经营前景。去年还信心满满的他今年已经感受寒意阵阵。

 

或许是出于防患于未燃的考虑,8月初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强调坚持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下,首次提出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亦突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外围环境有变的大背景下,“稳字当优”仍是中国现实选择,而微调的政策着力点也更强调精准靶向。

 

其后虽有扶持小微企业的金融举措出台,但对这些正困于资金链压力而苦苦挣扎的小微实体经济而言,能否撑到拨云见日那天到来却是个问题。

 

央行网站刊登《2017年中国普惠金融指标分析报告》称,普惠金融稳步发展,信贷对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平稳增长,信贷障碍有所改善,但部分领域信贷支持有待加强;密切关注普惠金融信贷风险,避免过度发放贷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