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MP专栏》全球经济前景趋于黯淡 油市不容乐观

路透伦敦8月14日 – 从周期性指标来看,今年剩余时间和2019年初全球经济增长将放缓且更加不均衡,这意味着石油消费增长可能会放缓,特别是像柴油这样的馏分油。

美国经济增长依然强劲,但在全球很多其他地方,自年初以来出现了动能放缓的明确迹象。

2017年全球经济强劲同步增长,2018年和2019年的图景则趋于黯淡且更加不均衡,这对石油消费和价格来说不太有利:

*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的综合领先指标在1月触顶,但之后下滑,并在5月和6月降至趋势水平以下。该指标覆盖发达经济体加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印尼和南非。

*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Netherlands Bureau for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的数据,全球贸易量增幅也在1月触顶,当月同比增幅为5.7%,但到5月时近乎腰斩至不足3%。

* 摩根大通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新出口订单分项指数在1月触顶,录得七年来最快升速,但后来逐月放缓,7月则仅实现微小的增长。

韩国股市KOSPI-100指数.KS100在1月见顶后即开始下滑,本周已触及15个月低点。鉴于韩国严重依赖出口,其股指是反映全球贸易增长情况的一项有效指标。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航空货运量虽然仍在增长,但较2017年放缓,表明补充库存周期已然完成以及制造订单下滑。

这些以贸易为导向的指标彼此息息相关,与全球经济的扩张速度亦关系密切,而且它们均显示美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动能减弱。

全球贸易的疲软前景已经影响到油市,布兰特原油的日历价差和实货价格分别在4月和5月见顶。

包括道路运输用柴油、船用柴油和航空煤油在内的中密度油品,鉴于它们在公路、铁路、航运和航空货运部门的普遍使用,是与货运增长最为密切相关的。

如果全球贸易增长放缓,中质馏分油的消费也会减缓,尽管随着船用燃料新规在2020年初的引入,前述燃料的前景将会变得复杂。

**危机四伏**

迄今为止,主要周期指标显示全球经济成长动能减弱,而非更明显放缓。

没有一家全球主要经济预测机构预估经济将于2018年稍晚或2019年陷入衰退。

然而,全球经济所面临的风险因素倍增,其中包括:

* 美国利率上扬

* 美元升值

* 新兴市场债务增加

* 企业杠杆升高

* 信贷品质恶化

* 油价上涨(特别是非美元经济体)

* 关税加重且贸易争端增多

* 外交变数增加

在过去40年来,以上部份或所有风险因素都曾经在最近几次国际经济危机之前出现,包括拉美债务违约(1982年),墨西哥债务违约及龙舌兰酒危机(1994年),泰铢贬值及东南亚金融危机(1997年),以及俄罗斯金融危机(1998年)。

雪上加霜的是,各国财政、货币及贸易政策前景变得更令人困惑,全球最大几个经济体都试图在关税及本币币值方面采取不一致的政策。

美国寻求扩张的财政政策及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实质汇率上扬;美国同时也试着藉由关税降低外部的贸易逆差。

虽然经济扩张已经持续九年多,失业率目前位于数十年低位,通胀也已加速至六年多来最快,但财政政策已经变得非常顺应周期。

自年初以来中国已放松货币政策并允许人民币贬值,以抵消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和扭转国内经济放缓势头。

欧元和英镑也已贬值,给疲弱的本地经济成长带来支撑,但却导致推升输入型通胀的问题。

未来12-18个月,全球经济成长很有可能出现温和乃至较深幅度的放缓。

当然,目前的动力减弱或许最终只是暂时疲软,经济成长将再度加快。

不过,总的来说,主要的领先指标显示,至少未来六个月经济扩张速度–以及石油消费增长前景–将持续放缓。(完)